姬亚宏: 沉浸在非物质学问传承中的曲艺人生

□本报记者 李英 朱丽

  初入戏曲是兴趣,演绎兴趣是传承。华亭市学问馆文艺工编辑姬亚宏,多年来坚守曲子戏传承初心,深挖曲子戏学问精髓,用满腔赤诚唱响基层群众学问生活,在推动华亭曲子戏传承和发展中,不断谱写着自己的曲艺人生。
  列属国家级非物质学问遗产名录的华亭曲子戏,因流传地域不同,又称小曲子或“笑摊”“地摊子”“信子腔”。大多以基层群众生活为样板,由众多的曲牌连缀而成,因灵活多样、诙谐幽默的表演形式深受广大群众喜欢。“在七八十年代,唱曲子戏几乎是每个乡村逢年过节最喜庆最热闹的事情,不管是老人还是娃娃三五成群,围圈而坐,就连院墙上,树杈上都会骑满人。”这是烙印在姬亚宏儿时记忆中的曲子戏,也是他与曲子戏结缘的开始,更是他坚守曲艺生涯的动力。
  “华亭曲子戏不完全统计有80多种,现在我才学了不到50个曲牌。演出时,我自己除了学习传统之外,还把一些专业的秦腔移成了华亭曲子戏登台演出。”在长达38年的工作实践中,姬亚宏把成为一名学者型的文艺工编辑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,积极开展剧目编、导、演等工作,认真钻研剧本、曲牌,深入分析表演形式,有效吸取豫剧、陇剧、秦腔和眉户里的音乐元素,将乡村社会景象融入保守戏曲当中,通过古戏今演,推陈出新,使《大山深处》《天下妈妈都一样》《梦回陇窑》等一系列优秀华亭曲子戏“代表”在各级舞台屡获佳绩焕发活力。
  “活到老、学到老、服务群众到老,这样才能做好曲子戏的传承工作。”创作之余,姬亚宏还负责馆里的教学辅导,主动送教于基层传习所,帮助基层曲子戏爱好者破解表演随意、唱腔不规范等瓶颈。经过不断努力,目前,华亭市曲子戏班已达到80余家,曲子戏从业人员从2006年的200多人增加到了现在的1600多人。
  “要想树大根深,不能忘了沃土,要想枝繁叶茂,不能忘了根,我的根在华亭,我的根在剧团……”姬亚宏的曲艺人生仍在续写,推动华亭曲子戏的传承与发展,姬亚宏任重而道远。

责任编辑: 马炳玉

相关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