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师田万世

□李旺年

  天命之年的我,除了记忆中少年时对于老师的爱戴、敬畏和崇拜,良师早已成为益友,故而,恩师大名,自带光芒,终生难忘。
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先生被招录为庄浪县一名公办教师,起初分配到杨李湾小学,两年后调到我就读的二李小学,时年28岁。初见先生,高大魁梧,头发浓密,脸色微红,仪态儒雅,声音有磁性,待人很亲和。先生主教语文,兼代音乐、思品,还是大家五年级的班主任。先生的语文课,总是在慢声细语、抑扬顿挫中进行,字词句篇精雕细刻,故事情节绘声绘色,段落大意井井有条,中心思想余音绕梁。当时课外读物奇少,只有去县城的新华书店才能买到仅有的书籍。先生爱书如宝,经常用微薄的工资买书,新书到手后,用牛皮纸包好,工整地写上封面,生怕弄脏擦伤。先生给学生借书,既规定期限,又要求在还书的时候完成两大任务,一是口头回答他的随即提问,二是交一篇读后感(心得体会)。先生的这种方法,对我喜欢阅读、爱上写作的习惯养成有直接关系,不管是试卷里的作文,还是工作后的公文,都受益匪浅。音乐课,其实就是教唱歌,把歌词写在黑板上,先生唱一句,大家学一句,反反复复,虽然常常跑调,但大家兴趣盎然,算是启蒙了音乐艺术的兴趣爱好。因着先生的课教得好,也因着先生和学生打成一片,大家最爱上先生的语文课和音乐课,这就是“亲其师而亲其道”的道理。
  先生以校为家,爱生如子,不单在学校里、课堂上,即便在校门外、社会上,也密切关注学生的动态。在村民家中,田间地头,也不时看见先生的身影。每遇厌学、逃学、辍学者,先生第一时间家访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给予无微不至的心理疏导,让自己的学生“一个都不能少”。不到一学期,“学校来了个田老师!”一传十,十传百,几近“沉睡”的学校因为一个新老师、新校长的到来,一下子变得有活力有希翼了。那时的先生,在村民眼里是知晓事理的秀才,在学生心里是无所不知的神人。
  平生喜酒乐开怀,至今尚能饮几杯。闲暇之余,先生常被村民邀请到家里喝酒,吆三喊四,推杯换盏,把酒言欢,以酒会友,以至于调走几十年,先生的酒品、酒风、酒德依然占据着大家村酒界的“神话”地位,真乃“惟有饮者留其名”。近几年,患有高血压的先生,遇上学生的饭局,一高兴,还是该出手时就出手,酒量虽减,拳技如初,自得其乐,好不快活。先生还喜欢下象棋,茶余饭后,蹲在村里的棋摊子上,常遭众多棋友的围追堵截,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船”,赢了,一本正经;输了,一笑了之。先生就是这样,带着乡土,接着地气,平易近人,真诚友善,家长里短,会记于心。
  1980年,我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初中,先生专门到我家道贺,叮嘱我好好念书。开学报名那天,先生特意领我去拜见班主任孙仁平老师,嘱托在学习上关照我。孙老师对我关爱有加,“开小灶、吃偏饭”,经常让我做难度较大的课外习题,使我的数学成绩遥遥领先。1983年,我初中毕业考取威尼斯官网师范学校,先生非常高兴,专门给我买了一本当时绝对算得上是豪侈品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取代了那个年代学生人手一本的《新华字典》,我如获至宝,爱不释手,陪伴我几十年,不但成为阅读写作的得力助手,而且成为师生情谊的最好见证。上师范的四年间,先生和我书信不断,鼓励我当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好几次寒暑假回家,我坐班车绕道去看先生,晚上睡到一个炕上,彻夜长谈。第二天,先生送我到路边等班车,直到车影远去,还在原地目送。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教师节,学校发了一件床单作纪念,我骑15公里的自行车去先生家里,先生甚是感动。我说,你是我的恩师,你又把我培养成了老师,这个特殊的礼品,你应该,也值得收下。那时,我踌躇满志,想着像先生一样做一名为人师表的好老师。后来,阴差阳错离开了教师队伍,先生得知,不温不火地说,其实,你是个当老师的好苗子,言外之意,别的工作不一定适合你。随着经历、阅历的变化和积累,我承认先生的看法,此为后话,不说便罢。
  无论哪次拜谒先生,闲聊最多的还是教育的话题。当问及先生为何那么受学生爱戴、乡亲敬重,先生会心笑说,唯有爱,才是教书育人的不竭源泉和无穷动力,当然,厚爱和严管要相结合,特别对不谙世事的孩子,不能没有必要的惩戒(不是体罚)。先生还说,教师职业最具创造性,贯穿有教无类、全面发展、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是一门大知识。有一次谈到乡村学校,先生若有所思,皱眉哀叹,农村小学是乡村最有生机和希翼的宝地,是留住乡愁、振兴乡村的枢纽,是传播常识、传承学问的中心,可惜越来越多的农村小学关门了。从先生的话里,我隐约听出了当下农村教育荒芜悲凉的弦外之音。
  “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”。先生说,回想一辈子的教书生涯,最快乐最难忘的是在大家村子的六年时光,后来调任乡镇中心小学校长、学区校长,直到九年前退休,揣着“知名校长”“教学能手”的荣誉,不舍地离开了他挚爱的讲台。正如老一辈教育家陶行知说的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,先生所到之处,洒下了乐此不疲的辛劳汗水,留下了家喻户晓的佳话,传播了津津乐道的美德,赢得了有口皆碑的称赞,谱写了一曲“还深情于百姓、献终身于教育”的赞歌。至今,“田老师”这个称呼,在大家村里,在学生心里,亲近依旧,亲切如故,借用网络语,“虽然你离开了江湖,但江湖上依然有你的传说”,这就是恩师的声誉和名气所在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责任编辑: 孙瑞

相关文章

热门标签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